2016年6月29日

夏日防蚊大作戰之【如何選購防蚊液+實用居家防蚊撇步】

自從生了Blair之後
我一連分享了好幾篇和居家安全有關的主題
都非常受到大家好評

我不敢自詡為毒物專家
但是我可以很有自信的說,我對孩子吃的、用的東西
絕對是用超級放大鏡、以一個奧客的挑剔心態在檢視與把關
純淨生活系列的文章,每一篇都是花了很長時間閱讀、筆記、諮詢所累積出來的心血
絕對不只是網路上的文章隨便抄抄而來
也希望這樣一個平凡的、母親的努力聲音
能夠持續帶給這個社會一些正面的影響
讓大家的孩子、甚至是地球都可以不被利益薰心的廠商蒙蔽
而一起踏向正向循環的軌道


我經常在想,我們想辦法花大錢去買有機食品
但是卻拼命地把有毒的防曬油、防蚊液往小孩身上塗
豈不是一種非常本末倒置的做法?

前幾篇文章曾經提過美國EWG這個非營利環境綠色組織
每年都會更新許多肌膚用品與清潔用品的毒性評比以及學術研究報告
夏天要到了,趕緊和大家分享今年4月中熱騰騰出爐,花了18個月針對防蚊用品的研究報告

原文報告可以參考這裡




這份報告主要針對四種經過美國疾病管制局CDC與國家環境保護局EPA認可,並經常使用在防蚊產品中的成分,包含DEET(敵避), Picaridin, IR3535以及Oil of Lemon Eucalyptus / PMD (檸檬桉以及其合成衍生物PMD, 一種檸檬尤加利葉油)

開宗明義就提到三件震撼的消息:
1. 很遺憾,沒有100%保證完全安全無毒的成分可以避免蚊蟲叮咬,各種防蚊成分都各有利弊

2. 好消息是,還是有毒性較低又有效的產品選擇。(給兒童使用前還是要注意!)

3. 令人驚訝的是,我們過去避之唯恐不及的DEET(敵避)成分,其實整體評分並沒有我們過去想像的那麼糟,而且防蚊的功效也很好。如果以避免那些由蚊蟲感染的急重症來看(例如登革熱或日本腦炎),DEET的使用是合理可接受的範圍。

===========================================

以下針對這四種成分做一些簡述,大家ㄧㄡ想要看完整報告還是要點進去連結來閱讀

DEET

DEET從1950年代(二戰之後)開始被廣泛的應用在防蚊產品中
是一個強而有效的選擇,當然他也有很多缺點

DEET在正確/正常的使用下,他曾經被許多公共衛生組織核可 ,並且認為是安全的。包含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疾病控制中心、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和世界衛生組織(這段看看就好,因為國家的審核為了鼓勵市場競爭與消費,通常會從寬看待)

1998年,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統計了40年來收集到關於DEET有毒的回報,做出了這樣的結論「正常使用DEET對人體沒有健康疑慮」,同時經過動物實驗測試也沒有出現顯著反應
(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主任林杰樑醫師也曾經表示,DEET使用至今已經有50年歷史,穩定性安全性都很高,可說是目前最有效而且「經過時間證明的防蚊成分」)

EWG是一個非營利的民營組織,於是這份研究報告依舊拿著放大鏡檢視,仍然是提醒消費者對DEET額外小心,尤其是對眼睛的刺激,大量使用可能誘發神經損傷

此外,DEET具有非常刺鼻的氣味,可能熔出塑料和布料對人體產生二次汙染

目前因為神經損傷(癲險)發作率的樣本數字很低,於是EPA要求廠商在DEET防蚊產品中,需要標示具體使用說明,盡量減少過量使用

即便是EPA審核通過DEET可以用在小孩身上,在美國卻禁止任何標語顯示「幼兒可以安全使用」。因為雖然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他的毒性對小孩有害,但是上述癲險的案例讓環保局人員仍然不排除這樣的隱憂


在EWG審核完所有的研究報告之後,結論是DEET普遍來說是比大家所認知的要安全,尤其是對於散播疾病的病媒蚊

美國環保局允許市面上出現濃度高達100%DEET的防蚊液(驚!),但濃度增加卻不會增加療效。雖然美國小兒科醫學會認為2個月以上的嬰兒就可以使用含DEET的產品。但EWG的報告反而是趨向保守,比較建議下圖為加拿大政府2012年發佈的用量建議,最多不超過30%,6個月以下的幼兒、孕婦和哺乳期婦女不可使用任何含DEET的產品






























Picaridin

是1980年代推出的產品,一直到2005年才正式開始在美國銷售,不像DEET一樣刺激皮膚和眼睛或是帶有難聞的氣味,也不會熔出塑料。塗抹在皮膚上揮發的速度比DEET或是iR3535要慢,所以防禦的時間也比較長

防蟲效果和DEET不分軒輊,所以世界衛生組織WHO 2012年就公開推薦使用Picaridin、DEET與iR3535共同抵禦病媒蚊傳染的疾病

美國環保局登記數據載明Picaridin 20 %的濃度可以防蚊8~14小時,10%的濃度3.5~8小時。

Picaridin雖然不像DEET具有神經毒性 ,但這個部分目前仍缺長期的數據驗證(Picaridin比DEET晚開始使用約30年)。總體而言, EWG的評價是, Picaridin是一個很好的DEET替代品,有效卻少了神經毒素的隱憂。


IR3535

是一種在結構上近似於天然的氨基酸的β-丙氨酸衍生物
在歐洲已經廣泛使用了20年之後才於1999年開始在美國使用

至今歐洲都還沒有任何報告指出IR3535導致的健康危害
iR3535 對眼睛比較刺激,但是相對之下比較少其他的安全隱憂。是一個很好的DEET替代品,唯一要注意的是它和DEET一樣可能熔出塑料

官方建議10~30%濃度的iR3535來防止蚊蟲叮咬
但是消費者調查報告中發現20%的iR3535效果卻比15-30%的DEET差,尤其是對於帶原黃熱病、登革熱與腦炎的病媒蚊。

此外,iR3535多半常見於防曬防蚊二合一的產品,通常防曬品大概2小時要不斷補擦,很有可能因為這個因素讓防蚊成分也重複塗抹而過量,所以盡量不要選擇這種二合一的產品


檸檬桉以及其合成衍生物PMD

檸檬桉是從澳洲生長的檸檬尤加利樹中精煉出來的油脂
具有30%的檸檬尤加利精油+20%的PMD,EPA定義為天然成分的無毒驅蟲劑。

即便如此,這種精煉油和我們一邊芳療時容易在市面上購買到的「檸檬尤加利精油」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檸檬尤加利精油裡面PMD的濃度太低,防蚊效果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雖然不能證明檸檬桉對幼兒有害,但因為環保局並沒有足夠的數據證明無害,所以含有檸檬桉的產品都必須加註警語,3歲以下的小孩不能使用。(我居然找到市場上有給幼兒使用的檸檬桉貼片,實在很嚇人)

有部分的測試報告顯示20~26%濃度的PMD可以達到和15~20%濃度的DEET達到差不多的防蚊效果,但是持續時間卻比DEET要短(而且對於西尼羅病毒帶原的蚊子較不具有抵禦力)

另一種提煉方式是由人造香茅醇合成而來,通常在成分表中只會顯示PMD,香茅醇中的化學成分也是一種已知的過敏原。合成的PMD在大部分的防蚊產品中濃度都很低(約10%),但是保護時間只有幾個小時

總結來說,檸檬桉雖然有缺點
但對於追求天然、植物性防蚊液的人來說不失為一個選擇

==========================
看完了落落長的解釋,希望幫助大家對於這四種成分有些初步的認識。以下將EWG製作的表格簡單翻譯給大家,讓大家「一張表秒懂防蚊4成分」






這邊要補充說明的是,拜讀邱品齊醫師的文章之後發現

如同EWG報告中所示,DEET和Picaridin還是市場上最有效又常見的成分,而IR3535和檸檬桉則是相較之下比較安心的選擇(防蚊力稍弱)

似乎台灣市場防蚊液分成兩大類別
一種就是含DEET的產品,又分成「環境用藥」與「藥品」兩種


環境用藥防蚊液產品標示有「環署衛製」或「環署衛輸」字號,只能噴灑於四周環境及紗窗紗門上,不能直接噴灑於人體或衣服上

可使用於人體皮膚的防蚊液算是「藥品」,產品包裝需有藥品許可證字號,例如:衛署藥製、衛署藥輸,依法只能在藥局、藥房銷售。(也就是說大家在網路上是買不到的)

另外一種當然就屬於不含DEET的防蚊液,購物網站上面一搜都有一大票,通常這類防蚊液號稱天然、無化學成分,事實上就是以檸檬桉 / PMD以及其他植物精油為核心配方來達到防蚊效果。

但因為現在台灣環境對於「天然精油」沒有主管機關制定出各CNS標準進行成份或品質的檢測與品管,精油品質良莠不齊。即便是檸檬桉已經被證實防蚊效果和DEET近似,但因為缺乏管制所以現在台灣市面上號稱純天然、DEET free的天然防蚊液的效果如何、對身體是不是有負擔都還是個問號。

那麼EWG對於天然植物防蚊液的想法,和邱醫師也不謀而合

植物防蚊液

EWG的研究表明,沒有登記在案經過檢測的天然防蚊液往往不是最好的選擇。

在美國最常見的有蓖麻油,雪松油,香茅油,丁香油,香葉油,檸檬草油,薄荷油,迷迭香油和大豆油。

而台灣消基會經安全風險評估結果公告有5種含精油成份產品為不列管防蚊液清單,包括:
(1)檸檬桉油(*Citronella oil)
(2)雪松油(Cedar oil)
(3)香葉草油(Geranium oil)
(4)西洋薄荷油(Peppermint and Peppermint oil)
(5)大豆油(Soybean oil)

* 消基會的公告裡面檸檬桉油的翻譯是Citronella oil,但其實那應該是香茅油,和Citronellol香茅醇是不同的化學公式,我覺得香茅醇應該比較正確。

這些精油的效果不同,但是防蚊蟲的時間都很短
美國環保局EPA將這些精油列為“風險最低”的防蚊成分,所以和台灣一樣可以免登記和功效測試。

但“風險最低”並不代表安全。這些植物成分通常被檢測出對人類的過敏原。所以EWG建議居住或停留在蚊子比較多的地區或疫區,應該考慮更有效的保護措施,盡量避免使用這些植物性的天然草本防蚊配方。

如果擔心引起過敏反應,可以先在一小塊皮膚上面進行測試在大規模使用。

下表裡面有針對各種市面上經常被拿來當作自制防蚊液材料的精油,包含蓖麻油,雪松油,香茅油,丁香油,檸檬尤加利、香葉草油,檸檬草油,薄荷油,迷迭香油和大豆油。目前已知蓖麻油,雪松油和大豆油沒有明顯的過敏疑慮之外,其他幾乎都中標



在EWG建議的防蚊大作戰中,防蚊液僅是最後一道防線
還有其他的防蚊工作是我們要重視的。例如:

⭕️穿淺色、高領、長袖衣物
⭕️使用蚊帳、紗窗、風扇
⭕️定時修剪草木、清除積水

如果要使用防蚊液,要注意:
⭕️閱讀標籤注意濃度,尤其是使用在小孩、孕婦以及哺乳婦女身上
⭕️在防蚊液有效的時間內可以待在戶外,但不要超過這個指定時段
⭕️若有需要長期使用防蚊液,一定要諮詢醫生
⭕️防蚊液最好選購乳狀、壓瓶或是濕巾式的,不選擇噴霧狀避免吸入危險(容易進入眼睛和呼吸系統)
⭕️為小孩塗抹防蚊液,請先倒在自己手上,用手掌抹開之後再塗抹在小孩身上,避開眼睛嘴巴,但不要忽略耳朵。不要抹在小孩的雙手上,因為他們吃東西的時候很有可能誤從口入
⭕️使用防蚊液之前先小範圍的塗抹在局部皮膚,確定沒有紅腫不適或過敏再塗抹全身。
❌不要使用防曬防蚊二合一的產品,造成藥量過重
⭕️使用完畢從戶外回來一定要全身清潔

另外,有幾個市面上常見但其實很不好/沒有必要的防蚊產品,EWG這邊也有列出來.....
❌蚊香 / 液體電蚊香(丙烯菊酯和除蟲菊精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要使用那種號稱「煙霧性/水蒸式」的防蟲噴霧,他們通常比一般塗抹在皮膚上的防蚊液有更多的有毒物質
像捕蚊燈、防蚊手環或貼片這些都不建議使用





❤ 羅比媽心得報告一:

看完整份報告當然覺得很挫折
好像市面上的防蚊產品都不是完美的

尤其是台灣的選擇比較少
像是Picaridin或是IR3535這種低風險又高效的成分很難取得

如果是常見的DEET防蚊液和天然精油防蚊液來選
若是登革熱疫情出現時,我會選擇風險高一些的DEET來使用
就像疫苗一樣,或許你知道他不是完美的
可能有重金屬殘留,或是後遺症等疑慮
但是他可以讓你感染急重症的風險下降很多
寧可毒一些,但也不要造成後悔

但如果只是日常遠足、露營需要防蚊
我可能就會考慮含檸檬桉的防蚊產品
差別可能只是在防護效果稍弱,或是持續時間稍短
最後導致身上還帶了幾個蚊蟲叮咬的腫包回來
但也不是什麼太可怕的事情對吧?(請注意3歲以下不能使用檸檬桉產品)

用或不用,怎麼用、用什麼產品
最後還是仰賴各位媽媽把關
什麼樣的場合和地區選擇不同的產品才是王道啊!


❤ 羅比媽心得報告二:

除此之外,我也想要呼籲各位媽媽不要親信網路上各種流傳的自製天然防蚊液

說來不怕大家笑,寫這篇文章之前我本來是計畫研究、實驗教大家怎麼自己在家DIY防蚊液,後來深入研究之後覺得這種太天真、害人害己的資訊不能寫出來

前面已經提過,EWG警告了現在市場上的精油缺乏品管,品質好壞參差不齊,除了對皮膚產生不當刺激之外,亦有可能導致嚴重過敏。而且,防蚊效果也沒有經過證實,使用不當甚至有害身體健康。

毒物專家林杰樑醫師也曾經質疑(文章):“精油或許有些成分是天然的,卻可能帶有毒性(如除蟲菊精、樟腦油等),如果不當使用於人體,可能產生皮膚過敏、氣喘等症狀,嚴重時甚至造成休克、死亡。”
在做功課的過程中,我找到了台灣目前廣為流傳的兩個自製防蚊液配方(以下僅為個人意見,並非刻意踢館,若有解讀錯誤敬請指正)


商業週刊--登革熱肆虐!家事達人公開:3步驟做出「天然防蚊液」,驅蚊抗菌又除臭

親子天下-- 夏日香草防蚊大作戰



商周的文章,我一看配方的基底就是75%的酒精!
如果我們平常給小孩選購的肌膚用品戰戰兢兢要避開酒精成分
怎麼可能會自己用酒精做防蚊液?!
雖然文章並沒有提到是給小孩還是大人使用
但是這個成分並沒有經過實驗,我對於效果和成份心中產生很多問號


而親子天下.....又更離奇了
親子天下本來就是給父母閱讀的資訊
這篇文章引經據典
提到「2002年《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研究美國市售的防蚊產品發現,一種以大豆油為基礎,含有香茅、雪松、尤加利、薄荷、檸檬草、天竺葵的產品,其防蚊效果達九十四分鐘,比含有濃度四‧七五%「敵避」的八十八分鐘還長。」

看到的當下我眼睛一亮,於是專程去找到了這份來自2002年的期刊--(原出處在這裡

發現誤會更大
大家可以看到下表是文獻裡面的數據資料

誤會一:
親子天下文章裡面提到拿來當作比較基準、濃度DEET 4.75的產品,其實是下圖綠框所示,那是一款給小孩使用的防蚊產品
拿成人的濃度去比兒童商品的濃度,簡直是亂比一通....

誤會二:
請大家仔細看,親子天下文章裡面提到那個含有香茅、雪松、尤加利、薄荷、檸檬草、天竺葵的產品,是紅色框框標起來的那一支。後面的分鐘數是18 是18 是18!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那個可以持續94分鐘,效果可披敵DEET的產品其實是藍色框康的那一支!HOMS這家公司生產的Bite Blocker產品,完全不是前面提到那個精油複方產品,用A的成分去宣導自製防蚊液,卻拿B的實驗結果出來講療效⋯⋯




這瓶產品的成分在表列中只有提到大豆精油2%
為了再次求證,我找到這家公司的官網,原產品(for kids)應該已經停產了,我找到最接近給小孩用的產品(for family)如下圖
成份除了大豆精油2%之外,還有5%的天竺葵精油以及93%沒有詳列的除蟲成分,這種東西你敢用嗎?

誤會三:檸檬尤加利精油是不應該讓3歲小孩使用的!
這篇文章的配方就是檸檬尤加利精油


看到這種沒有交代清楚來源的資料,而且還引用錯誤
真的是讓當媽媽的很緊張,有多少媽媽就誤信這樣的資訊在家動手做防蚊液,以為最天然,殊不知效果不可考,反而引起對身體的不適反應,請大家三思啊!!

==========================

【聲明】

有人問我EWG的可信度多高?

有許多人認為,EWG是環保團體,裡面的工作人員是研究背景,並不是保養品配方的專業人員。加上他們的評分是從成分來看,並沒有加入「配方比例」「劑量」這個變數,會不會有危言聳聽造成恐慌的疑慮?

我的想法是,這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
EWG是一個第三方、不受廠商「操控」的非營利平台
我認為是一個很好的資料參考來源,因為他是用非常嚴格的標準在把關


工業革命之後,快速發展出來的各種環境毒素
很多後遺症都還沒有大量研究爆發(因為時間還不夠長)
如果做過調研的人就會知道,相同的研究,但對取樣、變數的「選擇操作」就會得出不同的結果。那麼你還願意相信這些大廠牌提出來的「研究報告」嗎?你確定他沒有「利益輸送」的關係而影響了報告的可信度嗎?

科學這種事情是一變再變的(想想看我們母親那個年代都認為配方奶比母奶營養,這豈不是已經被推翻了嗎?)
現在檢查出來沒有問題的東西,都不知道哪時候會出問題
就像某些廠商或醫生認為paraben這種防腐劑對人體無害、認為化學防曬裡面的二苯甲酮安全,但我相信大家也看過關於這些成分致癌或是細胞毒性的研究
那你該不該使用?
一切取決於你是個母親,你會選擇什麼產品給家人和寶寶使用?

就拿酒精和香精來看,EWG對於這兩種成分總是嚴格的給了黃燈或紅燈
或許在某些商品裡面其實比例很少,如果你願意給這些商品一個機會那當然很好
對我來說,這市面上又不是找不到更安心的商品
為什麼一定要妥協於那些「有疑慮」的產品呢?
大家應該是用新台幣去改變這個市場,鼓勵那些重視環境、人體安全的品牌,由消費者去驅動廠商改善他們的產品、讓他們知道有問題的商品就不應該銷售,而不是一直說服自己去買那些未爆彈


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媽咪朋友們加入羅比麻的粉絲專頁
我們一起聊聊天^^

Charlene 2 x III = Robbie IV 羅比媽の育兒與實驗廚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加入羅比麻粉絲專頁,隨時掌握第一手情報喔!